南京有没有调查过为汽车征收六年牌照费的可能性?
时间:2019-04-05 00:38:22 来源:一碗水门户网 作者:匿名


专家建议:“车牌已经商品化,新车牌和车牌需要付款。”你怎么看?

对购买限制的连续限制一次又一次地触动了南京市民的神经。南京会限制卡的数量吗?如果南京有限,需要采取什么措施?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07年,当时的南京市建委(后更名为南京市房屋建设委员会)就向南京市委,市政府提交了研究报告,提示应征收汽车的许可费。现在,在过去的六年里,南京的机动车数量翻了一番,交通压力也在增加。限制卡主题再次被点燃。

最近,本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南京市建设委员会城乡建设与发展研究室主任陆玉龙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了他的创新思路。陆玉龙认为,南京车牌商品化系统的实施时机已经成熟。汽车牌照支付不仅可以引导市民合理消费,还可以使业主获得永久无形资产并保值。现代快报记者朱俊军

已提出征收汽车执照费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07年,当时的南京市建委就向南京市委,市政府提交了研究报告,并提出征收汽车执照费。当时,南京的汽车数量为85万辆,其中包括33.6万辆私家车。

在名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体制创新研究》的研究报告中,“南京可以借鉴新加坡,香港,上海等城市和地区的经验,并征收汽车执照费。这笔费用可以为南京城市建设开辟一个大规模,不断发展的空间。强大的资金来源;对于车主来说,许可证费用只是一次性支出,而且是永久性的无形资产,可以保留和增值。“

本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是——。高级经济学家,南京市建设委员会城乡建设发展研究室主任陆玉龙告诉现代快报,本研究报告的背景是研究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体系。然而,创新方法当时没有采纳这一提案。

越来越多的被阻止,是否有可能实现它?

但经过六年的发展,机动车的数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获悉,截至今年10月,全市机动车数量达到175万辆,月均车辆数量激增2.2万辆,其中私家车75万辆,预计在青年之前明年奥运会。它将突破200万辆汽车。基本上,它等于北京等城市的“每四人一辆汽车”。这也意味着在过去六年中,机动车总数和私家车数量都翻了一番。与此同时,城市道路资源增长缓慢,受道路建设等因素影响,道路交通拥堵不断扩大,时间延长。在高峰时段,大约90%的主干道和次干道都处于饱和状态,平峰时期的一些节点也会出现短期拥堵。

在过去六年中,交通环境变得越来越糟。限制极限的主题再次出现在桌面上。如果南京真的有限,会采取什么样的方法?

陆玉龙

该项目的设计者,南京市建设委员会城乡建设与发展研究室主任

控制车辆增长,车牌也可以增值

陆玉龙认为,这种车牌商品化系统的第一个优势是它可以控制汽车的所有权。 “征收许可费后,可以合理引导市民的汽车消费,这可能会减缓汽车的增长速度。”

此外,陆玉龙特别强调,为了收集成本,必须专门用于投资公共交通,特别是地铁建设。公共交通发达,私家车的使用率也将降低。一些市民甚至会放弃驾驶,转弯车辆,并从另一个层面减少机动车辆的所有权。

与此同时,陆玉龙也认为,这种方法不会增加业主的负担。 “看来我花了很多钱。事实上,这是一种投资行为,就像购买黄金一样。购买车牌后,它也可以增加价值。“陆玉龙说,这是一项需要所有公民的重大制度创新。与此同时,一些细节需要公众一起讨论。

杨涛

南京市交通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

道路非常封闭,有必要使用有限数量的卡片。

南京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每年都会出版一本关于南京交通的白皮书。 “我们的观点已写入白皮书。”杨涛说,南京市现在非常封锁,有必要限制汽车和限制卡。但是,杨涛认为,限制的具体程度是市政府需要做的事情。他没有评论陆玉龙的建议。

顾大松

华东交通法治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股票牌照也会有更高的费用回应。

“资源必须由市场主宰和决定。”顾大松认为,陆玉龙的提议类似于新加坡模式。车牌商业化也符合市场逻辑,因为车主占用的车辆资源优于没有车辆。有很多人,这种占有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但是,顾大松认为,在陆玉龙的建议中,为了体现公平性,让股票牌照也付出代价,社会反应会比较大,可能并不能真正反映公平。因为明信片的费用一定要高,车主花了10万拿到车牌,而且花了5万元人民的道路资源,这怎么样?顾大松建议,在介绍之前,领导不能射杀他的头脑,必须要充分听取公众的意见。

毕艳梦

南京交通管理局订单部主任

如果没有达到限制,运输包装是完美的

毕雁蒙认为,南京仍然不受限制。 “现在我们的南京城正在大规模建设,但通过的顺序还没有达到令人无法接受的程度。”毕雁蒙说,早上和晚上一般都会受阻,但在平丰时期,通道会相对平稳。

毕燕梦认为,南京交通最糟糕的时期正在过去,因为城西的主要道路即将通车,雨污分流工程正在变得越来越有序,交通干扰将是减少,超过10个地铁将陆续运营。交通中将有越来越多的市民。因此,毕毕梦认为,距离限制汽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怎么看待这个计划?

“现在国内基本上有两种限购类型。一种是上海模式,另一种是京津模式。”陆玉龙说,上海正在进行拍卖,价格很高。北京和天津主要依靠数量来赢得这个数字。该卡主要基于运气。在陆玉龙看来,这两种模式都是不公平的,因为在上海,只要你有钱,就可以获得执照。在京津地区,你可以靠运气。

因此,陆玉龙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计划,“我们应该有一个具有南京特色的车牌商品化系统”。

专家建议

南京实施“汽车牌照商品化系统”

第一个关键词Fair

陆玉龙的提案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字是“公平的”。 “无论是新卡还是车牌,都必须支付费用。”陆玉龙说,上海的拍卖计划是不公平的。在实施车牌拍卖之前,车辆获得的免费车牌占用了交通资源。现在花费超过10万的车主获得车牌是不公平的。

因此,在陆玉龙的设计中,南京市民购买新车牌时必须缴纳许可费。之前获得的股票车辆也必须支付费用。股票许可证的所有者可以免费支付。然而,当他的原始车辆报废时,车牌将被报废并且不能继续使用。要购买新车,您必须重新购买车牌。此外,陆玉龙认为,无论是个人,企业和事业单位,只要他们不是经营车辆,就应该支付这种车牌费,这也是一种表现公平的方式。

第二关键词市场决策

陆玉龙说,自车牌商业化实施以来,车牌价格当然必须由市场决定。例如,车牌可以每月一天协商。

如果当天有5000名市民参与车牌价格,每个人都会给自己的价格,最后拿平均价格,平均价格可能是3万元。如果出价低于30,000,则当月不会获得许可,如果高于30,000,则会给予折扣以抵消最高价。如果有两个公民,一个出价是50,000,一个是40,000。虽然他们都获得了许可证,但支付的价格却不同。如果公众超出平均价格,5万人需要支付3.5万元,4万市民需要支付34,000元。这也可以调节一些人为了获得许可而高价的现象。

“以这种方式取得牌照后,牌照成为业主的无形资产。”陆玉龙说,如果他在未来几年内不再使用该车辆,他可以将牌照退回交易市场。交易价格根据当月的车牌交易价格计算。

例如,2014年3月以3万元购买车牌的一位市民在五年后不想要它。 5年后,车牌价格上涨至100,000。返还许可证后,可以以100,000的价格退还。

“这也是保存和欣赏价值的体现。”陆玉龙说。

第三个关键词无形资产